Contact Us

Successful Completion of AHMA Fashion Hairstyling Exchange in January, 2015

  • Home
  • /
  • News & Event
  • /
  • Successful Completion of AHMA Fashion Hairstyling Exchange in January, 2015

Successful Completion of AHMA Fashion Hairstyling Exchange in January, 2015

Glamorous Life Ÿ Artistic Touch Ÿ Clash of Creative Forces

Fashion Hairstyling Exchange 2015 and Development for Education in Hair Industry (Hong Kong and Mainland China) was successfully hosted by Asia Hair Masters Association (AHMA) at AHMA Hong Kong Training Centre on last Thursday 8thJanuary, 2015. This grand event is presided over by our founder Ms. Linda Yip, meanwhile, four distinguished guests was invited to share their interesting and precious experience in hairdressing educationterritories. Around 100 audiences came to our centre, including hairstylists, students, A-grade salon managements, and education professionals, and the activity enjoy a warm and friendly atmosphere from beginning to end.

The first part of this seminar was lectured by Mr. Gary Woo, he is the new chairman of AHMA & Principle of Debut Hair Academy & Salon, and hedetailedly demonstrated to the audiences how to apply method of graduation bob appropriately according to the head and face shape of model and explains why the model is perfect for this hairstyle, and the consummate performances given by him won a great applause certainly.

The second section, the guest discuss about the development for education in hair industry (Hong Kong and Mainland China), the honored guests were:

Mr. Kong Shu Lam

Mr. Leung Chung Lam

Ms. Chan Lu Ming

Mr. Gary Woo

Mr. Kong Shu Lam, after engaging in hairdressing industry for decades, he is the chairman of New Idol Group & Hong Kong Beauty and Hairdressing industry Training Advisory Committee. He considered, like many service industries, hairdressing has its self-defect, which is difficult to be self-remoulded, and its development is obviously impeded. However, just as the saying goes “It has presented dangers, but also opportunities.” Except the functions of market’s self-adjustment, in recent years, the government also establish and perfect the system of professional qualifications framework to take an inventory of the current personal and professional skills. He said, “The goals I have outlined today cannot be achieved overnight, however, its future prospects for development is quite considerable.”

Mr. Leung Chung Lam, school supervisor of Farida Hair & Beauty Education Centre, for education of hairdressing industry, he analyzed, sometimes the youth in Hong Kong lack patience and modesty in what they were doing, but persistence is one of the absolutely necessary spiritual personalities for the excellent hairstylists today. We have to remember that “Never do things by halves.”

Ms. Chan Lu Ming, Education Manager of SHISEIDO Professional, she has been received professional training of hairdressing education and pass demanding examination early years in Australia. She also has a wealth of practical experience in Australia and Hong Kong. She advocated, for hairdressing education issues, perhaps the greatest difference between Australian and China is the attitude toward learning. The government actively deploys many resources to facilitate the public to pursue continuous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all the time in Australia. Nowadays, in Hong Kong, multidisciplinary courses are also free open to all individuals who have a desire to actively participate in learning. That said, the youth should change their learning attitudes from passive learning to autonomous learning. In other words, to train the students to study imitatively and experience “inquiry teaching” are effective way to realize the training aim.

Mr. Gary Woo, who was among the first generation of lecturers admitted to Shanghai Vidal Sassoon Academy when he finished his professional hairdressing training in American Vidal Sassoon in his early years. Moreover, he has considerable experience teaching hairdressing technique and relevant courses in countries and regions all over the world previously. Gary remarked on the importance of being actively involved in learning, not only for young people but also for salon managements, active learning, responsibility and continuous improvement are the key elements in a virtuous circle, and this circle was good for salon business and hairstylist career both. Otherwise, they will take the risk of being obsoleted.

Following step, we are most delighted to have Ms. Polly Lau from the Vocational Training Council (VTC), it is the largest vocational education, training and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group in Hong Kong. She explained the vocational assessment (VA) for beauty care and hairdressing- “One Examination, Multiple Certification (OEMC)” System, building on the VA system, multiple negotiation and collaborations are arranged to further development OEMC system in order to achieve national and international recognitions. At the present moment, VA for the beauty care and hairdressing industries have been benchmarked against the standards under: (Ⅰ) VA of Hong Kong; (Ⅱ) National Vocational Qualifications (NVQ) of Mainland China; (Ⅲ) International Professional Standards Network. Candidates (ipsn) passing the OEMC will be awarded three certifications (i.e. VA of Hong Kong, NVQ of Mainland China and ipsn certification). These certificates are evidence on the competency standards of the holders and will serve as a “skill passport” in the long run.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contact AHMA Hong Kong headquarter.)

As a conclusion, Ms. Linda Yip stated that “AHMA is a non-profit association, aiming at advancing the art of hairstyling, education, promoting business and interaction within the industry. AHMA also provides a platform, for hairstyling professions to perform research and discussions on various aspects of the industry which include the art of hairstyling, latest technology, business management etc. A series of relevant activities will be organized by us regular (once a month) or irregular, and we hope you can take your precious time to attend and support our events all the time, thanks again to everyone here today.”

Our greatets appreciation is extended to the following professional and media organizations and individuals for their generosity and continuous support, MEDIA-WALK sonpsoredus DENMAN precision combs as gift package, and support of professional hairdressing magazine ESTETICA China and DISCONNECT.

gan日期: 2015年1月8日(星期四)

地點: AHMA CENTER

主持: 葉惠敏小姐 (LINDA)

研討會嘉賓:

江樹林先生-新偶像集團主席

梁頌林先生-胡芬妮國際專業美學院校監

陳路銘女士-資生堂專業部教育經理

胡志強先生(Gary)-戴柏美髮技術進修學院創辦人

劉小姐---VTC

 

 

司儀:大家好,美髮界的朋友請先就坐,第二部分的交流會現在開始。有請這次交流會的主持人葉惠敏小姐,有請江樹林先生——新偶像集團主席、香港教育局美髮業行業培訓諮詢委員會主席,第二位有請梁頌林先生——胡芬妮國際專業美學院校監、香港政府資歷架構委員會委員、嶺南大學講師、能仁專上學院副教授,第三位有請陳路銘女士——資生堂專業部教育經理,第四位有請胡志強先生——戴柏美髮技術進修學院創辦人,同時也是我們亞洲髮型藝術家協會的會長。接下來交給主持人

Linda:現在開始我們的第二個環節的交流會環節,我們今天討論的問題就是香港美髮教育發展及前景交流會,剛剛Gary和大家分享了一些他的所見所聞,但是香港未來教育前情況應該怎麼做呢?今天我們一起在這裡探討一下,在沒開始前,有很多人已經離座了,本來我是打算統計一下今天來的老闆、髮型師、助理各有多少位,但是現在看起來是完成不了了,我們稍後再統計吧。首先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Linda,這是我在這第一次舉辦這種活動,在未來會有更多把美髮業分層解構,每個環節有哪些問題,就請各方面的專家和對這個行業熟悉、熱心的人士來發言,讓香港美髮界的問題更加透析出來,或者有做的好的地方也可以和大家分享,並不是全部都是反面的事物,我希望未來慢慢的在溝通、交流後會有新的發現。今天很榮幸請到在座四位來支持這次活動,第一位嘉賓是江樹林先生——新偶像集團主席,江先生為我們香港美髮業貢獻了很多,同時江先生也是香港教育局美髮業行業培訓諮詢委員會主席,請大家掌聲歡迎江先生。第二位嘉賓是梁頌林先生,梁先生是在香港經營教育機構三十多年的資深前輩,他是胡芬妮國際專業美學院校監、香港政府資歷架構委員會委員、嶺南大學講師、能仁專上學院副教授,請大家掌聲歡迎梁先生。第三位嘉賓是陳路銘女士,是我們行業的美女,她是資生堂專業部教育經理,很高興你能來參加我們的活動。第四位是Gary,我想我也不必多說了,剛剛已經介紹過了,大家掌聲歡迎吧。今天我設計了一些話題和各位嘉賓交流,大家也可以和嘉賓們分享你們的看法。在這裡我想請問江先生,你從事了美髮行業多少年了?

江先生:我從事這個行業多少年了?我想大家應該能猜到,你們看我的頭髮就知道多少年了。

Linda:我猜不到呢,我入行比較晚呢。

江先生:我開第一家店已經四十年了,那你們說我從事多少年了?不到五十年。

Linda:我們很需要前輩的指導,因為大家如果對美髮歷史不清楚,很難估計到未來的。所以我想問江先生,據你所知,香港是什麼時候開始才有認真的美髮教育?

江先生:這個並沒有統計過什麼時候開始。但是在我的那個年代,大家都很好學的,就像現在中國大陸的情況一樣,他們都很有恒心的去學一門手藝,去做好自己的生意,我們的年代也是一樣的。我入行的時候應該是六十年代末,已經很久了。當時大家都很踴躍、熱心的去參加比賽,就像Linda舉辦的比賽一樣,但是我們那個年代,大家都很希望通過比賽來表現自己,把學到的東西展現出來。所以當時並不是很正規的,只有一些美髮學院例如沙宣,而我們學習的是摻雜著沙宣技術的,所以當年我去參加比賽也是用沙宣技術的,當然我並沒有取得冠軍,但是也是前幾名的。這種現象持續了十多年,到了八十年代末就有點不一樣了,經濟不太景氣,而且學習的人也減少了不少。一直到十多年前,經濟還是不景氣,即便各學院的收費也便宜了不少,也不會太多人花錢去學習。來到現在,也許就是一個轉捩點,我認為這個行業也差不多跌倒谷底了,應該會以另外一種形式重新上升。

Linda:置諸死地而後生。

江先生:其實兩年前應該是谷底的了,經過這兩年已經有上升的了。

Linda:那我也呼應回江先生的話,大家每天都會看到老闆在煩惱些什麼?光顧的客人滿不滿意?滿意的是哪些方面。這些我們一會來剖析。無論如何,由香港七十年代開始了美髮行業,其後有美容行業,我有留意到過往的一些事,在這個過程大家的熱情沒有保溫,沒有把教育貫徹到底,所以到了四十年後的今天,香港的某些部分是空虛了的,所以要通過教育來填補。所以從過去的十年開始,政府提供了很多教育資源,請問大家知道資歷架構這件事嗎?知道的請舉手。看來大概有70%的人知道這件事。另一個叫做“一試三證”,有多少人知道呢?只有三分之一了,比較少人知道了。為什麼我要問這些呢,因為想問江先生,你在香港政府教育評審局裡擔任的是什麼職位?

江先生:政府的機構辦的委員會大概有三個,一個是VTC美容美髮訓練委員會,第二個是學術職業資歷評審局,第三個是教育局的美髮行業資訊培訓委員會,這三個相互有密切的關係。行業諮詢培訓委員會是把行業的標準定下來,讓各個培訓機構根據這個標準去辦課程。這三個委員會我都曾經就任過,當然在行業諮詢培訓委員會是時間最長的,因為才剛剛得到了大獎,此外我在此擔任主席已經六年了。它的作用是有的,但是始終需要大力推廣。

Linda:行業的反應如何呢?

江先生:我估計是一般的。

Linda:為什麼呢?

江先生:其實包括很多方面的。首先是當時經濟並不景氣,大部分人的大部分時候都用來賺錢養家糊口,所以沒有時間去報讀課程學習,而且讓他們花錢去學習,這個更困難了。這十年的成績其實也是有限的。

觀眾:我敢說那確實是浪費時間。

Linda:我在這打個比方,不知道是否正確。就像大家喜歡吃好吃的,喜歡累的時候多休息,但是大家缺乏了運動,變成有些贅肉,希望身體健康但卻未必如願,這是一個巡迴,而且並不是一個好的累積,是在累積一些壞的問題。在香港的資歷架構裡,已經有二十多個行業組建了資歷架構了,我們應該相信現代化的事物去走向未來。就像現在的馬路並不是設計得非常好,還是會存在塞車,以後如果有足夠時間建立多些高速公路。但如果一開始連地圖也沒有,又如何建高速公路。希望大家能用這樣的思想方向去想,始終教育是教育,沒有教育就沒有文化,沒有文化就沒有了生意。所以連鎖性的癥結在哪裡呢,為什麼沒有打樁的地基不能建造100層樓高的大廈,所以基礎教育是十分重要的。江先生你說對嗎?

江先生:是的,沒錯。

Linda:另外,我想問,自從江先生你第一次加入了政府機構美髮業的小組到現在,你認為香港美髮業是否有因為香港有了這些委員會後而躍進、進步了?

江先生:其實要做到躍進是很難的

Linda:為什麼呢?

觀眾:我之前也是在VTC內。其實如果想要香港變得更好,只有一個方法,考證,只要有髮型師證。

Linda:你知道資歷架構是要考證的嗎?

觀眾:就像當醫生要有牌照,當律師要有牌照,開車也要有牌照,而髮型師沒有牌照。所以變成了一些不是這個行業的人開一家沙龍,他根據成本把髮型師的收費設到最低,他們只是在利用髮型師賺錢。如今髮型師站在這是沒有了自己專業的應有的地位,是為什麼呢?其實是和很多問題有關的,在很多次會議裡提出過。

Linda:我同你說的一部分。並不是有教育就可以的了,問題是我們如何去建設一個大環境,才能夠去導入髮型師考証這件事,要循序漸進。就像不能三天不吃飯,一吃就吃了三天的量,這樣都是不行的。

觀眾:其實如果香港政府不配合和熱愛去做這件事,是很難實行的。

Linda:我也有試過用你這樣的論調和他們說過,後來我也明白了為什麼他們不去做。但是他們也回應我們,我們民間也可以這麼做的。如果有些會可以被市場所肯定,例如一些商會,例如香港的一些法律工會、工程師協會、會計師協會,並不是政府要求他們執照的,是他們自己去組織,如何核實他們行業的標準。

觀眾:你要至少得到政府的確定,是必須去開這個牌照,其他人才會去考這個牌照。我們只是探討這件事,既然你提出,我不停重複的是你要為業界的話,我看到的是這8年來,做不到。

Linda:我已經算上你一份的了。以後如果我要組織一個委員會,就算上你一份了。

觀眾:認証有帶有框架的,我已經給過政府了。但是如果你不去實行一件事,業界內不會如你所願的。既然現在探討的這個問題,我也把這件事說出來,這是真的。為什麼外國會成功?你不會看到在倫敦花10英鎊去剪頭髮,你不會看到在巴黎花5歐元去剪頭髮。

Linda:我在巴黎看到過10歐元哦。

觀眾提問:你在巴黎看到的是為數很少的一家沙龍。

Linda:不是哦,為數越來越多了。

觀眾:洗頭就已經10歐元了。

Linda:是的,10歐元。

觀眾:為什麼探討這件事,你不停的去做,大家都沒有動靜,你想開學校、辦教育也辦不下去,你希望髮型師進步也是有限的。政府提供的資源我看不出能夠幫助大家。

Linda:我總結一下你所說的,髮型師都需要証書,由政府主動,是這個意思嗎?

觀眾:我認為要的,業界現在有很多人都不願意考試,那從現在開始五年以內,這五年不需要考證,只要登記就可以了,之後就要考證。這樣就可以解決問題了,不想現在拖了十五年還沒有解決。

LINDA:謝謝您的意見,由於時間關係,不好意思。江先生,剛剛提問的第三個問題好像還沒有回答完整吧?

江先生:其實我是這麼看問題的,很多事情如果找政府幫忙,如果政府願意幫忙,那事情就容易、暢順多了。但是現在看來政府是不會這麼做的了,因為很有難度的。如果說民間做的話,我認為時機會慢慢出現的,因為我看到的是前幾年我們這個行業環境不是很好,我估計有九成的人收入都減少了,而且最麻煩的三個問題,沒有年輕人進入我們這個行業,第一還是政府,政府規定每個小朋友都要讀書讀到中六畢業,讀完已經十八歲了,所以沒有十五歲的人入行的。另一個問題是最低工資,所有小朋友剛入行也要八、九千,而且讓髮型師有點思覺失調,有的髮型師工作了十幾年也只有一萬多元,但是剛入行的就有八、九千,所以就會很容易思覺失調了。這是很不好的機會,但是這也是機會的開始。當然有些人會說這是好的,有些人說不好。因為沒有了這些小朋友,一些髮型師甚至願意把助理的工作也做了,以前是沒有人願意的,這麼辛苦當上髮型師還讓我幫顧客洗頭?現在不是了,他們慢慢適應了,做了一兩年習慣了,請一個什麼都不會的助理,顧客來的時候他正好去了洗手間或者出去抽煙了,還是要自己做,所以慢慢的就自己做了,老闆會覺得這樣挺好的。所以這也是一個機會來的,我相信今後的收費會慢慢的上調的,因為租金貴,工資成本貴,如果你的生意收入沒有提升,你不可能賺錢的。這就回答了剛剛提問觀眾的問題了。當時找政府幫忙也未必能做到,現在不用政府幫忙也可能有機會做到了。因為現在的經濟會提升,大家收入提升,現在少了很多助理幫忙,什麼都要自己動手,一定要注重技術,所以教育的就有機會了。不需要政府的支援也可以了。

Linda:這就是自由市場產生的,會自動調整調節。

江先生:所以我說經濟跌倒谷底的這兩年,大家慢慢要增加自己的技術,增強自己的能力,讓路途光明起來。

Linda:給點掌聲江先生,最後一句話,江先生總結一句重要的讓大家記住的話吧。

江先生:我為什麼會在政府做了這麼多年的義務工作,因為我看到了持續進修,這個口號也是我們的目標。

Linda:謝謝江先生,大家記住了,持續進修。自強不息,不要靠政府監督去考個license,你超過了年齡不去讀書也可以了。政府也不會監督你的,就看你自己爭不爭取了。

江先生:我們這些老一輩的,古老文化留下來的,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

Linda:謝謝江先生。另外我們第二位嘉賓是梁頌林先生。我們有沒有超時?大概是每個嘉賓十五分鐘。梁先生你對於美髮教育未來有什麼意見?

梁先生:我認為有兩方面,一方面是對於年輕人入行少,要吸引年輕人有兩個方法,一個方法是還看美容業為何這麼多人入行?第一是能賺到錢,第二是珍惜新入行的人。我很辛苦培訓了十個髮型師,讀的是全科髮型,說得很天花亂墜,說得很開心。介紹進一個集團,我們不說名字了,結果三個人不到三天一半走了,他們要他們趴在地上擦地,我去找經理,我說他們全部讀了一年的了,都是中六畢業的,他們沒有很厲害,基本上學過了電發、指甲的,考過試的,你讓他們趴在地上擦地?用拖把可以嗎?他們說不行,這是他們公司的傳統,我做店長那個年代做學徒也是這樣的。這裡的兩個重點是,老闆要珍惜入行的人,不是不用洗頭,要!只是這是必經之路,你一定要學洗頭,不學洗頭是不行的,慢慢你才學怎麼拿剪刀。我在麗江學習考三個證,像Gary那樣甩剪刀學了幾個月。你要他經歷,他是願意的,但你不要讓他趴在地上擦地,我給了三個學生,三個都走了,他們要他洗廁所,這是鐵一般的事實來的。助理嬌生慣養,一直想做髮型師,一上班你就讓他洗廁所,這是值得大家想一想的,我們如何去聆聽是另一個方法。就像剛剛江先生說的,現職的髮型師一定要和做劇場的不一樣,你要讓顧客看到你是有技術的。所以我經常稱讚Linda,Linda邀請人嘉賓出席,每個嘉賓都有本事的,人品好、謙虛、技術好,這是我看到的。我們髮型師分開兩條線,我在這一行也三十多年了,我也挺老的了。一是跟師傅的,跟師傅的是憑靈感的學會的,要跟幾年的。就像上海有四個師傅來我們學校進修,請了一個師傅教他們,他問他們你是怎麼處理這個髮型的,他說靈感一到就想到了,這真的太抽象了。換句話說,我們以前那段跟師傅學習的現在應該不存在了,應該在學校正規學習。就像我上一次在一個比賽,我介紹給另一位同事,兩個人在比賽,一個是學校出身的,一個是跟師傅出身的,學校出身的那個你給他是個頭剪,因為他有基礎,怎麼分區,一步一步剪出來的,這不是憑靈感剪的。所以日後走的路線應該是正規學習,專注於技術。舉個例子,並不是政府強迫才去學習的,我入行的時候是一九八幾年,當時香港是龍頭,很多人來到香港學習,麗花、麗晶、標榜、city,七八家學校都爆滿了。每個人都來學習技術,沒有技術生存不了,但是現在沒有了這回事。現在兩家髮型學校都幾乎找不到學生。,兩個重點就是,一是給希望年輕人,珍惜他們,最簡單的是讓他們知道這前景是好的。另一方面提醒髮型師,不進則退,技術方面,正如江先生說的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這是幾千年前逆境的話,就是說我們要學習,不要自滿,不要覺得自己是世界冠軍,就像Gary這麼厲害了,還是要繼續努力,這才是我們追求的目標。我讀了五六間大學,我還繼續讀書,追求自己得不到的東西。

Linda:與時並進。

梁先生:對,不然你學不到東西,就會被淘汰了。

Linda:謝謝梁先生的意見,非常好,大家消化一下。接下來第二個問題,有關香港現實推行的資歷架構是否符合未來美髮業的發展。

梁先生:這是專家定出來的能力標準說明,肯定是有用的,至少我們學校從2008年開始辦資歷架構,畢業生大概有幾百名了,他們認為是有用,資歷架構給到大家一個追求目標,我是不會剪頭髮的,因為我學習完了並沒有去實習。他們知道原來有個臺階可以上的,一級一級的提升自己的技術,不會覺得自己已經是世界冠軍,已經是天下無敵了,這樣的話不進則退,這是給髮型師追求更加完美的指標,當然也提供老闆們一個指標,例如有的人已經取得資歷架構四級了,證明他有一定水準。我沒有看到有不好的地方,只是我們推廣的不夠,所以大家要推廣更多,多點做廣告,多點做活動,讓大家接受技術一定要好

Linda:還有服務態度。

梁頌林:如果是你的模特,你的目標人物,你的作品,你可以隨心所欲的設計髮型,但是客人並不是你的模特,你不能把自己的想法安在她的髮型上,這是個犯了個非常嚴重的錯誤。你有優秀的技術,你只協助她讓她得到一個滿意的髮型。例如,在一家沙龍裡面,你一見到顧客就和她說她的顏色不好看,但是客人說這個髮型是她最喜歡的,結果就變成被客人拒絕。也許她原本是打算重新染髮剪髮的,結果你一句話就和她說顏色不好看,她最喜歡的顏色被你說不好看。所以,作為一名髮型師一定要記得顧客並不是你的模特,你要讓她滿意,她才會以後也制定你為她的髮型師。

 

Linda:其實我認為教育這方面,不僅僅髮型師需要提升,沙龍老闆也需要合適的教育。這樣大家才能做到相輔相成。

 

梁頌林:非常同意。

 

Linda:這個同樣也是AHMA在未來發展上如何創新,讓大家可以有一學習的平臺提升自己,幫助大家的事業,這也是我其中的一個目標。

第三個問題是,教育。哪裡有導師呢,香港是沒有一個標準的,我認為這同樣是個問題。因為有些東西你知道如何教學生,但是內容有沒有更新呢?有沒有跟進現在的時尚呢?甚至未來。我認為教育並不是教育今天,而是可以伸展到未來,這才是真正合適的教育。據我所知,胡芬妮國際專業美學院有一個國際導師課程,有請梁先生簡單的給我們介紹一下這個課程。

 

梁頌林:由胡芬妮國際美業學院開辦的國際導師課程經過香港資歷評審局的審批為認可課程。課程裡面純粹是教學技巧。例如有一次我代表VTC去參觀一間學校,有一個髮型師很厲害,作品也很優秀,但是我訪問學生的時候,他們告訴我並不知道老師說的是什麼。換而言之,他是個優秀的髮型師,但是他不懂如何用簡單的方法把技術教導給學生。這個課程是2008年由香港教育學院副校長Doctor Pang和我一起合作,同時請到英國主席,我們一起開會討論創辦的。第一期課程的班非常踴躍,直到現在這個課程是可以進大學的,可以申請進教育學院讀教育類的學位課程PVE,Profession and vocation Education給大家學習的希望。另外中學的會考有一科叫Apply Learning在BAND 3 學生裡面有幾百多間學校,他們一定要選修一科Apply Learning,其中有一科是美髮美容,如果能夠在那裡教學會是一條很好的出路,薪金也挺不錯的。但是能在那裡教學的條件有哪些呢?我記得我在青年學院參與面試,同樣的工作,一個是學位講師,一個是非學位講師,另一個是培訓講師,他們分別的薪金是3.5萬、2.2萬和1.2萬。這就是證明你是個Qualified Teacher(有資格的講師),薪金就能達到3.5萬。這是一個給髮型師的希望,讓他們可以申請到中學去教Apply Learning。

 

Linda:我提醒一下大家,今天各位拿到的環保袋裡面有國際導師課程的簡介,我非常鼓勵髮型師要提升自己除了技術以外,你在學習教育的時候也是同樣在學習。梁先生,我想問我們AHMA有關的人有多少人報讀了這個課程?

 

梁頌林:非常感謝Linda介紹,有非常多。至今為止,大集團也有很多人報讀,包括卓越、SASA

Linda:我補充一句,License 這個問題是社會的供應問題,需求和供給。據我所知,SASA在十年前左右,即便你只是一個賣化妝品的銷售,他們也要求你有ITEC

梁頌林:美容師國際試二級。

 

Linda:是的。如果你沒有這個證書,他們根本不會雇用你。這就是供求的問題,他們認為你要有這個證書,他們才會和你進行面試,否則可以連面試也免了。我希望未來的一天,沙龍老闆能夠有更多的選擇。所以我在此鼓勵沙龍老闆,讓你的員工學習多謝美髮的課程,始終是會有用的。如果兩個人同時來面試,一個有證書,另一個沒有,面試官都會先和有證書的進行面試。這樣幾次下來,沒有證書的那個人也會意識到,學習得到證書的重要性。老闆應當對員工有要求,讓他提升自己,這是對雙方有利的。如果你對員工沒有要求,他也適應了你的沒有要求,那麼沙龍的生意會慢慢的下降,不能夠突破。所以各位老闆請不要覺得麻煩,你跟現代的年輕人說,他們或許會覺得煩,但是你要告訴他們其中的利害。接下來我想問梁先生你從事教育行業30多年,你對於香港美髮專業學生的學習態度有什麼評價呢?

 

梁頌林:美髮的學生普遍有個缺點,認為自己是全世界最棒的!而我就會告訴他們,你們並不是全世界最棒的,你們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東西。他們也會虛心接受,其實他們並不是這麼的頑劣,只是需要我們的提醒。

 

Linda:非常感謝梁先生的意見。最後一個問題,請你說一句有關於教育的心態的話。

 

梁頌林:四個字“終身學習”。

 

Linda:謝謝梁先生。接下來,有請陳路銘女士,陳路銘女士是資生堂專業部教育經理。我想問陳女士的第一個問題是,據我所知你是在澳洲學習美髮的。在澳洲的制度下如何取得LICENSE? 澳洲的制度和香港的有什麼區別呢?

 

陳路銘:其實各位聽我的口音就能知道我不是香港人。我是上海人,三十年的過去的,對於現在的上海我並不熟悉。我十幾歲的時候就離開上海去了澳洲,當時我是從事, 我在澳洲也是學教育的,不過是教拼音,中文。後來的一次偶然機會我接觸到美髮業,因為我很想要自己做自己的頭髮。當時去了一家屬於澳洲政府的專業美髮學院。它的系統是很全面的,每一個年輕人都有很好的就業機會。當時我作為一個澳洲人,我只要花500元就能學習一個科目一年,而我學習了三年三科,Hair Dressing(美髮),Fashion Deign(時尚設計),Accounting(會計)。非常慶倖當初學習的Hair Dressing如今變成我的終生事業。由於當時的學習,我被學徒制的學分的限制,不僅要求你讀書學習,還要有實習經驗。畢業後我也順理成章的考了證書,因為當地要求開一家沙龍一定要有牌照。這一點是比香港要幸運,澳洲美髮的這條路比較平坦,但香港是比較辛苦的。香港沒有一定的制度,你入行必須要跟師傅,如果你跟錯了師傅,就會很麻煩。我當時沒有做沙龍的,我做的在美髮產品公司工作的。我想說的,香港未必會比澳洲差。我是1999年回來香港的,當時是不會說廣東話的,現在還是可以和你們閒聊幾句的。香港有它的特別之處,我們應該用正面的角度去看事情,正如有危才有機,行行出狀元, 到目前為止, 我仍然十分喜愛美髮行業仍然有一份情意結。

 

Linda:明顯澳洲是擁有一個健全和延伸比較好的教育制度。相比之下,香港的資歷架構發展得確比較遲。作為其中一名委員據我所以,當初創辦資歷架構的時候確實很艱辛,甚至VTC也摸索了一段時間。但是資歷架構在2013年5月把過去十年的資歷架構做了大幅度的調整,我相信未來的延伸會更好。在臺灣髮型師是叫做設計師的,香港是叫髮型師,他們僅僅是關注頭髮。我想要提醒大家,世界的潮流正在改變,即將來到你面前了。你是否懂得形象設計,是否懂得化妝,即便你不建議顧客如何搭配衣服與妝容,你也需要根據顧客的形象來設計她的妝容。我認為這是髮型師的必修課,能夠增強你在市場上的競爭能力,同你會更享受你所在的行業。以上是我給髮型師們的善意的建議。所以前面的兩位前輩所說的終身學習我是非常同意的。接下來陳女士,第二個問題是,你認為香港的新晉髮型師的學習態度是怎樣的呢?我知道你們有一個Education Centre(教育中心),裡面的學生是老闆要求他們去學習還是他們自覺的呢?

 

陳路銘:兩種情況都有的。有些學生是很有Passion(激情)去學習的,他自己自覺來學習的,或許是被沙龍、朋友影響來學習的。有些學生是老闆要求他們來的。但是他們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遲到。

 

Linda:遲到也是個很大的問題。我很久沒有出去外面的沙龍了,以前又一次試過去到沙龍,但是師傅還沒上班。希望髮型師和沙龍老闆注意這個問題,你希望別人承認你是專業的髮型師,但是你表現出來的遲到就是不專業。願意來到學習中心學習的,我都相信是好學的。

 

陳路銘:是的,現在的大環境都顯示著一個現狀,租金貴、入行人員少,第一要感謝老闆們送他們過來,他們認為學習是很重要的,第二感謝學生來學習,上課時間比他們的上班時間還要早。對我來說9點上班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對他們來說就不正常了,甚至連早餐都還沒吃,就要來上課了。他們學習了第一堂課,第二堂課,先不說學習。就像我們去年辦的BRA比賽,我感謝那些學生、師傅願意帶他們的作品來參賽。有不同的年齡階層,有的還很年輕,剛剛升到師傅,有的是比較有經驗的,年齡範圍很大,這次是第二屆,他們的作品是讓我很驚訝。

 

Linda:是的,我也很驚訝,作品的水準非常高。

 

陳路銘:不僅僅是前一年好,更在亞洲區突圍而出。我常常跟自己說,首要是與時並進,不要抱怨現在的環境的惡劣,應當調整自己的心態。其實我有個女兒,我教育她也是個大工程。永遠都是長輩教育後輩的,如我當初有多厲害,你們真的比不上。我是不會這麼做的,我覺得我應該和她一起成長,學習做這個年代的過去,和她一起連接未來。我認為做髮型師是一個改革,加上喜歡漂亮的、有型的東西,但是你的型是可以連接年青一代和連接自己的將來。如果我限制了自己只是一個髮型師,應該往美層面以至去藝術層面, 你會接到不可能的任務,但是就看你能否把它做到可能。

 

Linda:我是百分之百認同你的想法的。

 

陳路銘:我來到香港,認識Linda,看到她心中的那團火,甚至被她感染了。

 

Linda:最後,希望你用一句精簡的話來勉勵各位髮型師。

 

陳路銘:保持你的激情,保持你的創意,一同帶領美髮行業到未來, 你們是行業中的一份子。

 

Linda:好的,掌聲感謝陳女士。為什麼要學習,是為了提升自己,提升自己能夠幫你的事業,員工提升的自己同時,老闆也要提升自己。大家一起奮鬥,不分你我,若只是守著門口什麼都不做是沒有用的。香港在過去十年有非常大的變化,你還來不及看清楚,就已經又變了,但你至少要自己做好自己,你們要學習,這是你們的武器,否則就只是坐以待斃。其實作為一個髮型師,是一個很優雅的專業,不需要別人評論你是否專業,只要你做得專業,你就是專業的。如果每個人都以這個為出發點去做,那這個社會就會逐漸轉變,這要靠大家齊心。顧客的眼睛是雪亮的,他們選擇哪家沙龍,為什麼選擇這家,不是僅僅因為你的技術,從顧客打電話來預約到他離開店,中間的所有流程都要做的很好,乾淨、衛生、服務態度好,始終美髮業是個服務業。這個是我跟大家分享的一個重點。因為我曾經2004年在北京辦TONY&GUY,我算是見證了大陸美髮的發展史。我還是要說回這些老生常談的話,如何幫助顧客打扮漂亮,如何讓顧客在沙龍裡開心並愉快的離開。其實並不是那麼的難!當你累積出來了,就是你的服務好,服務好會帶動生意好,隨之就能加價,一定要有所準備才能做到。憑什麼你的沙龍要加價,顧客會計較這事,你只是加價10元是沒用的,加價100元也好像相差不大,物價不停的上漲,我們要適應才能得到生存空間。就像梁前輩所說的,有危才有機。接下來我要訪問第四位嘉賓,戴柏美髮學院的校長Gary。本來要問你的第一個問題,進入美髮界的過程,你剛剛在做模特髮型的時候已經說過了,那我在這就跳過了。第二個問題,在國內曾經教育了很多美髮學生,除了香港和中國以外,還有沒有其他國家的學生來上課?其他的學生和香港、中國的學生的學習態度有什麼區別呢?

 

Gary:一開始我們說到,有70%的學生都是來自內地的,少部分是港澳臺的,還有東南亞、馬來西亞、印尼、越南、日本的學生都有。我先說大陸的髮型師吧,他交了100元學費,他就想學到200元的知識,他們是很積極的,會問很多問題,越問得多,我們也同樣教得多。剛剛說的香港學生會遲到,但是大陸學生會提早到,他們認為如果遲到10分鐘,就虧了10元了,例如10點上課,他們會9點半就到,早到了就問老師問題,這就是大陸學生的態度。東南亞、馬來西亞、印尼的學生也很好學,雖然他們的年齡會比較大,有30歲、40歲、50歲,有的是沙龍的老闆。這些沙龍老闆會先來考究一番,然後再引進他們的髮型師來學習。以前我在美國做教育的時候,我碰到學生年齡通常都會比較大,並不是沒有年輕的學生,我有教不同的課程,年紀大的髮型師認為他們需要不停的學習增值自己。在中國、香港他們認為他們已經40多歲50歲了,還要去上課學習很丟人。國外的髮型師即使到了40多歲、50多歲他們仍然會去學習。我2014年去英國看show,很多都是上了年紀的人,臺上的表演嘉賓都已經60多70歲了,他們很受尊重。我們很應該去學習這些髮型師的心態。就像剛剛所說的要不停的學習去增值自己,因為在我們美髮業要不停的學習否則會慢慢被淘汰的。很自然的你的不去學習增值自己,你做出來的髮型會讓顧客不滿意。所以每個地方的髮型師的態度都不一樣。香港的髮型師會遲到,遲到半個小時、一個小時,有時候我都會覺得挺丟臉的,為什麼別人能準時甚至提早到,那麼用心,問老師很多問題。香港學生一般是放不下自己,不敢去問,這也是他們的心態問題。

 

Linda:2005年我在北京投資開了第一家Tony&Guy學院,也許是香港和大陸的沙龍老闆的不同,環境不同、市場不同、心態不同,中國的沙龍老闆是會出錢給他們的髮型師一整個團隊來上課的,他們整個團隊來上課是在不簡單。其實這也是一種投資的方式,在座有多少位元是沙龍老闆?5位老闆。在香港或者中國市場也是如此,欠缺了一個行業的行規,老闆花錢讓員工去學習,結果學習結束他也就走了。所以老闆們就不想去付出了,就像殺雞取卵。我希望AHMA在未來為行業訂立一些“法律”、有效的合約,來保障雙方。付出和接受應該有一個公平的交換,這樣才能改變一些在認識人事招聘上的問題。你可以投資在他身上,就像預付一樣,接下來的時間就在他的工資裡遞減。所以我非常鼓勵沙龍老闆如果沒有這種心態的話,在你的沙龍裡會有很多危機。甚至有十年經驗的員工在收入不理想的情況下,也會被迫要轉行,這是我不想看到的例子,有心想在這個行業發展的人因為收入低影響他的正常生活而沒法繼續,我認為現在這個危機越來越大,我也在這裡提議一下。現在香港不管什麼行業都背負著昂貴的租金,一個客人要消費多少錢,一天要有多少個客人,才能夠支撐你的開銷。在座幾位的教育前輩都不停的傳道學習的重要,服務的態度,做人做事的態度。做到讓勞資雙方互相尊重,才能一同進步。

 

Gary:其實美髮行業在不同的國家,日本、韓國、臺灣、歐美這些發達國家的美髮行業是不會熄滅的,不會滅亡。只是不停有做得好的沙龍一直保持做得好,我相信香港一定也可以,因為香港也是一個發達的城市。你要做好加價,一定要學習,不僅僅是服務、管理、團隊、溝通能力各方面,當你有優秀的管理,你就有了加價的底氣,若無故的加價,你有什麼可以支撐你的加價。作為一個沙龍老闆、高級髮型師應當做一個好榜樣,或者扶持、強迫員工去學習,如果沒有學習,整個沙龍的氛圍就會比較低落,沒有人去學習。大陸有很多大型連鎖店都要求分店的老闆或高級髮型師先去學習,從而影響下一級髮型師,這樣的一級帶動一級,整個團隊的氛圍才會被帶動起來。在你學習的同時,你也要和你客人分享,不要認為學習會貶低了自己,其實客人知道你有學習,即便加價了他們會很放心,因為他們知道你很有上進心。為什麼香港髮型師的價錢會比較貴,因為他們讓客人知道了他們70、80年代去英國學習,就像是一種投資,若你不捨得投資在你自己身上,那你又憑什麼得到更多?曾經有一名髮型師來學習,我告訴他回去之後要加價了,但他說怕加價之後會流失一些客人,我說你不捨得放棄一些客人,你永遠也得不到更多貴的客人,他學習了三次,從一開始100元加價到300多,現在他常常來感謝我教導他,他不僅僅在我這學習,也有去韓國、日本學習。這是大陸髮型師的良好心態,其他沙龍的人做得好因為他們去學習了,而你做得不好,這樣形成了一個競爭力。香港的消費能力其實是很高的,如何抓住有錢的客人,同樣是從服務、流程,你是否從客人的髮型出發,這些其實是做髮型師的基本條件。當你擁有技術、服務態度,你就同時擁有了自信,一步一步的進步,你不必在國際上做得出色,只要在一個城市或者一個區做得好,就已經足夠,然後再慢慢的建立你自己的團隊,這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需要很多累積。

 

Linda:所以大家都要力爭上游,走到行業的前端。

 

Gary:是的,我們AHMA協會不知道能夠幫助多少髮型師,但是能夠幫助多少就多少。

 

Linda:接下來是提問環節,在座的各位有沒有問題想要提問四位前輩的?暫時沒有是吧?那我們就先跳過,轉移到下一個階段。今天很榮幸邀請到VTC的劉小姐來講解一試三證和過往資歷架構認可,下面有請劉小姐。

 

劉小姐:剛剛大家討論的都是如何在美髮業界強化教育基礎,還有關於認證。大家可能比較感興趣的是在香港能夠通過哪些途徑得到認證,我代表VTC給大家講解我們提供的服務,首先在我們眾多服務裡面的最古老的技能測試,在資歷架構中有一個叫做過往資歷認可,其實我們也認為技能測試已經貼合不上整體趨勢發展了,我們也不鼓勵大家去考這個證。切合資歷架構的發展,過往資歷認可和專業能力評估是最貼近過往與現在的資歷發展,過往資歷認可是資歷架構以下的一個機制,它的設立目的是給一些紅褲子出生的從業員,他們已經學習了很多知識和技術,但卻從來沒有得到正式的確認。在過往資歷架構的機制下,能夠幫助你拿到你的證書,有了這個證書就能夠確定他的進修起點,從而繼續進修。從而改變香港的整體文化,鼓勵他們持續進修。剛剛我提到的VTC發展的新的測試叫做專業能力評估,其實過往資歷認能夠推行一定要在這個行業成為資歷架構以下其中的一個行業,開始制定了它的能力標準。某些不在資歷架構以下的行業,他們需要證書就要有個認可考試或者標準去進修,VTC就業內的一些發展需要,同時提供了另類的考核——業能力評估。從VTC的角度出發,我們希望更多得到認證的人的流動能力不僅僅局限在香港,更能夠從衝破香港去到大陸、海外的國家可以工作。所以我們發展專業能力評估,同時我們探討能夠做到一試三證、一試四證,我們已經就美容美髮業發展了一試三證。三證的目的第一是拿到香港的專業能力評估,第二是拿到中國的國家職業資格證書,第三是配對的國家資格證書。美容美髮業已經推行了一試三證,2013年在廣州舉辦了啟動典禮,列席的有廣東省的代表和香港代表,還有IPSN國際機構的代表。中國國家資歷證書是由廣東省職業技能鑒定指導中心頒發的,中央委派廣東省職業技能鑒定指導中心作為代表和香港的職業訓練局一起合作發展。IPSN的證書一個國際認可的證書,是由幾個國家參加組成的聯盟,包括澳洲、紐西蘭、加拿大、中國香港、日本。這些國家地區都在他們當地都有自己的標準水準,才能夠配對對比水準的高低,作為評分的標準,中國只能通過香港這個視窗來加入, VTC代表了中國香港加入IPSN專業聯盟。專項資歷只能配對兩個,香港的三級和二級正好和國家的高級技能和中級技能,所以就發展了兩個考試提供各位去認證。二級就相當於一個證書,三級則是一個文憑。每個人都會認為如果考一個試,能夠得到越多的證書越好,我們也嘗試去探討能否只花一次的時間去考試,得到更多的證書,現在我們做到了——一試三證+RPL。一試多證的好處有:有助開拓內地業務,國家職業資格證書為部分地區從業員執業及投資者開展相關業務必須證明檔;加強從業員就業競爭能力;有助海外發展,國際認可的專業證明——“海外護照”。二級的不管你申請的是一試三證還是一試三證+RPL綜合資歷,其實考試內容是一樣的,我們要用同樣的標準,國家才承認,考試內容一樣包括理論,實務,參考資料裡面有請參見。三級同樣有理論和實務,髮型設計和造型內容比較多。一試三證和一試三證+RPL申請資料時不一樣的。申請一試三證的二級,你只需要接受過相關的美容培訓,具備相關的工作經驗。三級則是三個條件中選一即可,已得到二級證書;已經進修美髮課程500小時;最近三年有美髮經驗,如果太久以前的是不認可的。考試是容許天才的,假如有個學生已經完成500小時既可以去申請三級的。但是過往資歷認可是一定要有美髮經驗的,即話我們的IV畢業的學生是不允許去申請的,即是一定要符合資歷架構的要求,如果申請二級一定要有三年美髮經驗,申請三級要有五年的經驗。所以申請哪個級別就根據你的資歷,如果你有充足的工作經驗,可以考慮一試四證,如果你剛畢業或許就只符合資格申請一試三證。一試三證的報考費用是4200元,一試三證+RPL第一個價錢是3500元,後面有其他金額加上去,那3500元就是考RPL的綜合資歷費用,得到這個證書等同於獲得IPSN和國家資歷認可,所以按照用者自付的原則拿這兩張證書,拿國家資歷(NOQ)資歷證書是700元,拿IPSN證書則是800元。有人會問為什麼要這麼麻煩,為什麼不只收一筆錢,這個問題我們馬上回答。因為RPL有政府的資助,只資助資歷架構以下的這個過往資歷認可機制。為什麼不直接辦一個一試四證,收一筆錢考試完一次把證書都發給你們。但是在政策上政府並沒有資助我們去考一試三證,僅僅是資助去考RPL,所以你拿另外的兩個證是沒有資助的,所以要把金額拆分。但我們仍然鼓勵,仍然認為這個計畫值得去推行,如果你們考RPL有75%的資助,要成功考到才有,如果沒考過就沒有,考到的話來我們這裡,我們退回75%給你們,至少2000多元,考不到就沒辦法了,只能重新考了。如果想要得到100%的資助要怎麼做?繼續進修,進修一個資歷架構認可的課程,到時候我會告訴你們怎麼分清楚是不是資歷架構認可的,上資歷名冊你看到的名字就是叫資歷架構認可的,你就能拿到25%的了。就是說你可以一分不花的拿到這個資歷認可,如果你用功和願意讀書。大家最關注的就是價錢了,我們來對比一下,如果是一試三證,你要付4200元。如果你要申請RPL,加上證書錢是5000元,不是4200元,因為你考了RPL還有另外的行政費,但是一試三證是沒有資助的。但是你申請RPL,你通過RPL這個途徑去考一試三證,因為RPL有資助,那3500元有資助,就是說你成功拿回75%,等一下,我好看看有沒有算錯。哦!你們要給,3500元我當做你們不讀書,只有你們讀書才能拿到25%,你成功考完,我們直接把那75%退回給你,這個不用算了。就是說你只需要付25%,加上兩張證書的費用總共是2375元,和4200元相比,有資助的是不是比較划算。但是還記得它們有什麼分別嗎,哪些人才可以獲得資助,從RPL這個途徑考就是你一定要有工作經驗,如果考二級要有三年,三級要有五年。如果你沒有工作經驗,我們是不能收你們的RPL申請,那麼你只能通過一試三證,就是花費4200元考試,仍然可以拿到三張證書,唯一的區別就是資助。剛剛說的RPL,除了那兩個資歷RPL還有很多方面可以認證,管理方面、美髮教育和培訓、技術層面的形象和造型設計、髮型設計和專業技巧、頭髮和頭皮的護理、市場推廣和客戶服務,這些範疇都可以讀的,這些的要求更簡單,除了你符合年資要求以外,如果正好在過渡期內你認一至三級都不用考試,純粹用查核證明檔、年資檔,就可以直接確認,四級才需要考試。我要強調那兩個綜合資歷是不包含在這裡面的,不適用於一試多證,就是說查核證明文件是不適用於那兩個綜合資歷,那兩個綜合資歷任何情況下都要考,你不想接受考核,你就只是申請RPL吧。如果你願意接受考核,可以RPL+一試三證,這個是我要強調的。就是說如果你不是只考慮兩個綜合資歷,考慮其他的,你就多了很多的選擇,因為在座的除了技術方面有很多人士是要管理你的沙龍的,你可以拿營運管理那些資歷,或者做培訓的就可以拿培訓的資歷,仍然是有其他的資歷提供給大家的,這是一試三證我們的同事聯絡方式,因為我們負責不同的區域,但也是VTC的,你打電話來詢問,我們同樣會回答你的。就是說如果你想聚焦的去瞭解申請情況,你可以直接撥打電話找我們的同事Gigi,Gigi在這,我介紹給大家。如果你受惠於RPL的資助,考綜合資歷RPL+一試多證的查詢,就找阿Ken,在座阿Ken,上面是他的聯絡電話和郵箱位址。如果大家有興趣,可以一會就問他拿名片。謝謝

 

Linda:謝謝劉小姐給我們講解一試三證和過往資歷認可,希望在這裡大家多了一些對於考試認證的好處的概念,我在這做小小的總結,今天感謝四位嘉賓在臺上發表了很多令大家有啟發性的話題,我想在這做一個小總結,總結就是終身學習是必須的,因為時代已經不是以前了,大家要知道這一點,在十年前,手機只能打電話,現在的手機你用來做什麼都可以了,不上班都可以了,如果你不見了手機就像斷了六親那樣,所以代表了時代的進步。我希望員工和老闆互相認同終身學習這件事,如果你接受了這個理念,而且身體力行去做,勞資雙反的合作會令到你們的業績改善,你們要相信這件事情,你們要改變你們的思想和心態去迎接你未來的生意,你們要作出一些準備。另外美髮行業需要一些正規的教育,在職人士也要去尋求這些學習的管道,繼續學習,資歷架構已經定位了,你可以做博士也可以,可以讓你這樣繼續進修,我們美髮界還不夠專業嗎?我希望有一天能看到。除此以外,我認為我們的行業要訂立一些行業正確的行規,來保障勞資雙方的心態,大家才能放心,才能合作愉快。我認為這個除了有資歷架構以外是救不了我們的行業的,但如果訂立了行業行規,我認為這是可行的。有一個很簡單解釋,在一條很寬的馬路,各位開著車,但是路上少了限制線,大家就會亂套了,會有交通意外了,只是在路上畫上線,就可以很有序和安全的開車,這是我的一個舉例。今天很感謝各位的抽空來到這裡瞭解,其實你們每天對著會比我多,但是今天大家坐下聆聽,希望我們所說的能夠給你們帶來一點靈感,特別是沙龍的老闆,你們不要害怕,當每個人都認為不能做下去的時候就是你可以做下去的時候,但是你要實行我們剛說的話,那麼你就會生意興隆,好的,謝謝各位。

© 2014 Copyright Asia Hair Masters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 Web Hosting by Hkright

Privacy Policy